汩汩62

孟月万物滋

深藏在老小区里的樱花雨

“我”,这个孤独的人,虽然“我身上的这颗心,自己能体验到,并能判定其存在”,但这个“我”只不过是“一掬之水,会从我的指缝流走”。我可以把这个“我”可能摆出的各种面孔一张张描绘出来,还可以描绘别人给予这个“我”的各种面貌,但不可将其相加。这颗孤独的心即使属于我,也永远无法让我确定我自己:“我永远是自己的陌路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加缪

古屋藏花鸽,一目阅千年
——芮城城隍庙大殿(宋)

这是我的“点图成绣”,快一起来参加活动,赢取免费户外旅行大奖吧! http://www.lofter.com/act/taxiu?op=entry
这是我的“点图成绣”,快一起来参加活动,赢取免费户外旅行大奖吧! http://www.lofter.com/act/taxiu?op=entry